宁波代孕网服务哪家好

2021-07-30 01:09:37 来源:合肥晚报

2021年2月7日,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正式受理抖音诉腾讯垄断纠纷案。该案是自2020年底《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征求意见稿)》公布以来,国内首例发生在互联网平台之间的反垄断诉讼。

2月2日,抖音在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正式向腾讯提起反垄断诉讼。自2018年4月起,腾讯旗下产品微信、QQ以短视频整治”为由,开始了对抖音等产品长达三年的持续封禁和分享限制。抖音认为,这侵犯了抖音的合法权益,也损害了用户利益。向法院提起诉讼是抖音合法正当的权利。

随后,腾讯回应称,暂未收到关于抖音起诉我司的相关材料。腾讯及其产品遵循公平竞争、开放合作的理念为用户和第三方产品提供服务。字节跳动公司的相关指控纯属失实,系恶意诬陷。

腾讯还表示,字节跳动旗下多款产品,包括抖音通过各种不正当竞争方式违规获取微信用户个人信息,破坏平台规则,已被法院多个禁令要求立即停止侵权。字节跳动及相关公司还存在诸多侵害平台生态和用户权益的违法违规行为。腾讯将继续提起诉讼。

抖音再次以声明形式回应对腾讯的起诉。声明中,抖音称,腾讯所谓的恶意构陷”没有任何依据;所谓违规获取微信用户个人信息”不属实;抖音认为用户对自己的数据具有绝对的、可完全控制的权利,应该远远高于平台的权利,不是私产”。

值得注意的是,抖音此前曾在福州中院起诉过腾讯。2020年12月,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抖音诉腾讯不正当竞争案做出管辖权裁定,认定该案管辖权应按照微信、QQ开发者协议约定,归属协议签署地所在法院。根据此案标的,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会将案件移送至深圳市中院审理。

抖音此前在福州中院的诉求与这次在北京知识产权法院的诉求类似。2019年9月17日,抖音相关运营公司对腾讯相关公司提起了不正当竞争诉讼。抖音方面认为,腾讯运营的微信和QQ平台,通过技术手段限制了用户在微信、微信朋友圈、QQ及QQ空间上自由分享抖音的行为。而其他同类产品,如微视、腾讯视频、快手等,均未遭遇腾讯限制,因此该行为构成不正当竞争。抖音要求腾讯解除限制、消除影响并赔偿损失9000万元。

腾讯方面对此案提出了管辖权异议。腾讯方面认为,该案实际上是抖音”短视频产品使用微信、QQ开放平台时,产生的合同纠纷。因此,该案应在合同约定的管辖地,即深圳市相关法院进行审理。

福州中院认可了这一看法。法院在裁定中写道,根据微信、QQ开放平台开发者协议约定,与腾讯公司之间发生任何纠纷或争议,双方均同意提交协议签订地有管辖权的法院解决”。本案应以开发者协议约定的合同签署地确定管辖”。

抖音方面不认可这一看法。抖音表示,本案是基于腾讯不正当竞争而提起的侵权诉讼,不是双方在履行开发者协议中产生的合同纠纷,不应基于腾讯的开发者协议格式条款选择管辖地。此外,即便案件同时涉及违约责任和侵权责任,根据法律相关规定,选择权也在原告。

北京德恒律师事务所刘安邦律师对新京报表示,一般管辖法院都是原告的兵家必争之地,协议签署地、协议履行地、被告所在地都可以是管辖范围,关键看法院如何认定。他以上述案件举例称,如果法院认定案件是不正当竞争,则网络知识产权侵权行为(包括不正当竞争行为)属于信息网络侵权行为”的范畴,可以适用《民事诉讼法司法解释》第25条的规定,原告住所地”作为侵权结果发生地”,确定案件管辖法院;如果是合同纠纷,那就是按照协议规定,应该属于腾讯公司的所在地。

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北京云嘉律师事务所律师赵占领接受采访时表示,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将反垄断及反不正当竞争作为今年八大重点经济工作任务之一的背景下,该案对于整个互联网行业的封闭或开放将产生极大影响。

2021年2月7日,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正式受理抖音诉腾讯垄断纠纷案。该案是自2020年底《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征求意见稿)》公布以来,国内首例发生在互联网平台之间的反垄断诉讼。

2月2日,抖音在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正式向腾讯提起反垄断诉讼。自2018年4月起,腾讯旗下产品微信、QQ以短视频整治”为由,开始了对抖音等产品长达三年的持续封禁和分享限制。抖音认为,这侵犯了抖音的合法权益,也损害了用户利益。向法院提起诉讼是抖音合法正当的权利。

随后,腾讯回应称,暂未收到关于抖音起诉我司的相关材料。腾讯及其产品遵循公平竞争、开放合作的理念为用户和第三方产品提供服务。字节跳动公司的相关指控纯属失实,系恶意诬陷。

腾讯还表示,字节跳动旗下多款产品,包括抖音通过各种不正当竞争方式违规获取微信用户个人信息,破坏平台规则,已被法院多个禁令要求立即停止侵权。字节跳动及相关公司还存在诸多侵害平台生态和用户权益的违法违规行为。腾讯将继续提起诉讼。

抖音再次以声明形式回应对腾讯的起诉。声明中,抖音称,腾讯所谓的恶意构陷”没有任何依据;所谓违规获取微信用户个人信息”不属实;抖音认为用户对自己的数据具有绝对的、可完全控制的权利,应该远远高于平台的权利,不是私产”。

值得注意的是,抖音此前曾在福州中院起诉过腾讯。2020年12月,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抖音诉腾讯不正当竞争案做出管辖权裁定,认定该案管辖权应按照微信、QQ开发者协议约定,归属协议签署地所在法院。根据此案标的,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会将案件移送至深圳市中院审理。

抖音此前在福州中院的诉求与这次在北京知识产权法院的诉求类似。2019年9月17日,抖音相关运营公司对腾讯相关公司提起了不正当竞争诉讼。抖音方面认为,腾讯运营的微信和QQ平台,通过技术手段限制了用户在微信、微信朋友圈、QQ及QQ空间上自由分享抖音的行为。而其他同类产品,如微视、腾讯视频、快手等,均未遭遇腾讯限制,因此该行为构成不正当竞争。抖音要求腾讯解除限制、消除影响并赔偿损失9000万元。

腾讯方面对此案提出了管辖权异议。腾讯方面认为,该案实际上是抖音”短视频产品使用微信、QQ开放平台时,产生的合同纠纷。因此,该案应在合同约定的管辖地,即深圳市相关法院进行审理。

福州中院认可了这一看法。法院在裁定中写道,根据微信、QQ开放平台开发者协议约定,与腾讯公司之间发生任何纠纷或争议,双方均同意提交协议签订地有管辖权的法院解决”。本案应以开发者协议约定的合同签署地确定管辖”。

抖音方面不认可这一看法。抖音表示,本案是基于腾讯不正当竞争而提起的侵权诉讼,不是双方在履行开发者协议中产生的合同纠纷,不应基于腾讯的开发者协议格式条款选择管辖地。此外,即便案件同时涉及违约责任和侵权责任,根据法律相关规定,选择权也在原告。

北京德恒律师事务所刘安邦律师对新京报表示,一般管辖法院都是原告的兵家必争之地,协议签署地、协议履行地、被告所在地都可以是管辖范围,关键看法院如何认定。他以上述案件举例称,如果法院认定案件是不正当竞争,则网络知识产权侵权行为(包括不正当竞争行为)属于信息网络侵权行为”的范畴,可以适用《民事诉讼法司法解释》第25条的规定,原告住所地”作为侵权结果发生地”,确定案件管辖法院;如果是合同纠纷,那就是按照协议规定,应该属于腾讯公司的所在地。

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北京云嘉律师事务所律师赵占领接受采访时表示,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将反垄断及反不正当竞争作为今年八大重点经济工作任务之一的背景下,该案对于整个互联网行业的封闭或开放将产生极大影响。